永利娱高ylg060net


疫后时代如何重建中国时尚供应链的优势? | 供应链咨询案例和论丛 物流供应链咨询 智慧物流产业园区咨询

佚名 来自:WWD国际时尚特讯 点击:

疫后时代如何重建中国时尚供应链的优势?

上海在 6 月 1 日全面恢复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这个国内的物流贸易心脏再次恢复跳动。

上海的复工复产意味着其背靠的长三角制造业集群也将迎来恢复。不过有限度的物流恢复和人员流动虽然解决了大部分国内时尚供应链企业的燃眉之急,但对于它们来说,更重要的问题仍亟待解决——那就是在彻底失去第一季度之后,如何将可能成为新常态的“权宜之计”拉回到原来的轨道上来。

成立于 1984 年的 UPW 集团是总部位于广东东莞的全球最大粗纺纱线供应商,其所生产的环保纱线是许多国际品牌固定采购的原料。作为全球时尚供应链中的一个大型企业,本轮疫情对于 UPW 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UPW 的客户群体来自世界各地,大范围地区的封控对物流的影响很大,甚至无法向部分疫情地区的客户正常交货”, UPW 在采访中如是说到。对于 UPW 来说,如何应对物流不畅是当务之急。“UPW 的纱线纤维来自世界各地,我们作为全球供应链中的一个组成部分,需要将纱线交付到品牌或其加工工厂,相应的产业链才能进行下一步运转。疫情期间物流受阻,对我们的生产也有过短暂的大影响,比如纺织原料无法如期供应工厂生产需求等。”

 UPW 集团

UPW 集团


作为非必需品的时尚服装产业,在疫情面前自然需要把紧张的物流资源让步给民生必需品。因此,无论是像 UPW 这样的供应链企业还是像产业链终端的服装企业、国际品牌,在本轮疫情中都因为物流堵塞而束手无策。

根据中国物流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从四月份开始,本土疫情就呈现多发频发的态势,并波及到全国多个省市,物流需求也随之受到影响。从结构看,农产品、能源采矿等基础产业的物流需求实现增长,为抗击疫情、保障民生、推动经济恢复奠定了基础;工业生产、进口、服装消费的相关需求则受疫情影响较大,目前未见明显改善。

而作为作为干线周转枢纽的长三角地区,同样因为疫情影响而导致多个高速公路收费站和服务区相继关闭,公路运输周转效率受阻严重,许多大宗货物只能转而以铁路、水路的形式进行多方式运输。在数据上,以上海辐射整个长三角的跨省道路物流几乎全线切断,仅在三月底,全国整车运输量就下滑了 25%。

对于许多企业来说,选择铁路、水路或是成本高昂的航空运输,解的只能是眼前的燃眉之急。本轮疫情多点式的分散爆发让物流行业面临着诸多风险,比如各地不同的防控措施就导致了许多货车和司机滞留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内;而一旦货车进入有疫情的城市,就可能面临滞留当地不能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风险。这样的现实故事在过去的两个月中时刻都在上演着,那些不怕滞留风险“直闯”运送物资的物流企业和电商平台更是被不少人评价为是“自杀式运货”。

对此,属于大时尚产业的美妆供应链企业悠可集团(eBeauty Group)集团首席运营官黄朗阳也向我们分享了他的看法。

悠可集团是国内最大的美妆品牌全价值链电商服务商,也是领先的新锐美妆品牌孵化平台。其品牌合作伙伴同样遍布全球,其中就包括全球六大美妆品牌集团和超过 80 个一线美妆品牌,如雅诗兰黛、SK-II、MAC、娇韵诗、欧舒丹、Sisley 等。

 悠可集团

悠可集团


黄朗阳认为物流阻塞是国内供应链当前面临的首要问题。“据估计,在本轮疫情蔓延最快的阶段,全国大约有 25% 以上的人口受到不同程度的出行管控,数千个快递网点受到影响,还有高速上对物流车辆的管控,这些举措均导致了延误和效率降低。在封控区域的仓库,如上海,所有货物进出都完全停止。也有仓库员工因所在小区或楼栋被封控而不能上班,这些因素都影响了仓库的处理能力。此外,由于化妆品不属于生活必需的保供产品,企业都会尽力配合政府的停工要求,让物流资源可以优先保障市民生活所需。”

黄朗阳告诉我们,除了国内物流受阻,进出口物流同样面临堵塞问题,尤其是国内最主要的港口上海港,它的停滞对许多企业和品牌的货物补给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上海港口是众多国际化妆品品牌的进口口岸,是海外进口产品入关的重要枢纽,目前清关链路暂时中断,加上品牌仓库也都因处于上海区域被封控,导致货物未能及时补给。”

 上海港

上海港


对于悠可集团和 UPW 来说,经过两年的“抗疫”,理应要有足够的经验来应对疫情的常态化发展,但黄朗阳表示:“我们的仓储供应链系统的机动程度比较高,也有丰富的应对突发异常情况的经验,所以过去 2 年多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但无奈这次上海疫情管控影响范围广、程度深、时间长,已超过我们各种供应链预案所能应对的范围。所以这给供应链的规划工作带来不少挑战。但我们已根据不同情况做了准备,随着封控政策调整可以快速反应,尽早让物流恢复正常。”

从 6 月 1 日开始,上海便全面恢复了正常生产生活秩序。但目前,快递物流仍有许多环节还未打通。仅就淘宝的“618”购物盛典来看,能正常往上海发货的商家还局限在长三角一带,离开这个区域就只有少部分的物流公司表示可以接单。同时,物流时效也较以往的更长。

除了物流堵塞,国内的时尚供应链还面临着另一个危机,那就是供应链转移。对于一些行业来说,线上交易只能是一种权宜之计,更长时间的疫情管控措施和物流阻塞可能会导致更多国际客户的流失。

前段时间,频频登上热搜的越南就是其中一个例子。越南政府最新公布的进出口贸易数据显示,越南一季度出口额达 891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5842 亿元,同比增长 13.4%。越南外贸数据的增长速度也被许多人拿来与深圳做对比:一季度,深圳全市出口总额为 4076.6 亿元,下降2.6%;进口 3328.2 亿元,下降 3.1%。对比之下,越南似乎大有赶超中国的势头。

 越南服装工厂

越南服装工厂


由于无法按时交付货物加上物流运输的堵塞,国内时尚供应链引以为傲的优势逐渐被周边国家和地区所分散。国内仅有的运力无法满足所有企业的需求,求过于供导致的运输费用上涨最终只能导流到源头的供应链企业,但即便在付出比以往多出数倍的成本支出之后,依旧有许多企业无法按时交货。中国时尚供应链多年累积下来的优势和商业诚信因此面临着被分散的风险。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纺织供应链向东南亚转移早在疫情前就已经开始了。相比中国国内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服装制造业逐渐从中国转移至东南亚是一件大势所趋的事情。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服装纺织业向东南亚本身就是看重那里的成本优势,虽然在去年东南亚疫情严重之时,服装纺织订单曾短暂地回归中国。

随着这些地区逐步放开防控措施,一部分中国企业无法满足的订单便再次加速流向东南亚地区。不过即便部分订单流向了东南亚,但承接这些订单的企业很大部分仍是中国企业,许多国内的服装纺织企业、供应链企业同样基于成本优势的考虑,很早之前就已经在东南亚地区进行布局。

其次从产业结构来看,东南亚地区的时尚供应链条还属于比较初阶的产品代工阶段,在研发、数字化创新和制造产能上面,中国企业仍具有优势。

中国时尚供应链仍具有明显优势


UPW 就表示:“中国是联合国认定的产业链最完整的国家,产业链的完整性是中国区块链行业发展的重要优势,UPW 采用的原料来自世界各地,比如羊绒纤维。疫情期间,我们在供应链条上面也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所以相对国外供应链条来说,国内供应链条更具灵活性和完整性。”

所以整体上,中国的时尚供应链依旧具有优势。首先是国内的服装纺织产业链非常完整且成熟,其次是国内正在恢复物流优势,以及在研发技术上面的优势,最后就是国内生产效率的不断提高,这些优势仍会让中国服装纺织企业保持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力。

无论是供应链的转移还是已经失去的第一季度,随着北京、上海疫情发展的好转,物流大动脉也正在恢复流动中。而对于本轮疫情,像 UPW 和悠可集团这样属于大时尚产业内部的供应链企业也依旧在和不确定性博弈着。

如果说这场疫情所造成的损失大部分来自于企业的“误判”,那么面对未来将持续趋紧的常态化防疫措施,供应链企业或许可以从本轮疫情中得到许多经验用来指导未来规划。黄朗阳认为,这次疫情管控更像是对全供应链行业的一次极限压力测试,可以让企业从中找到供应链链路中最薄弱的环节,督促企业们更有针对性地打补丁、补短板,并在成本效率和抗风险能力做取舍,找到更合适的平衡点。

“在未来,企业可以采取分散风险策略,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比如在不同区域建立分仓,在多个港口储备清关方案及口岸资源。另外,企业应选择风险管理思维、系统能力更强的供应链公司合作,不以成本作为单一或最主要的企业服务采购指标,”黄朗阳接着说到:“这一波疫情下来,大家都开启了囤货模式,以供应链的专业术语来说,是提高了‘安全库存’。安全库存是用于应对供应链的不确定性(如大量突发性订货、交货意外中断或突然延期等),但囤货会增加供应链的运作成本,就像个人囤货要购买冰柜,所囤的商品可能会腐烂浪费等都是成本。最近几年,供应链网络越来越成熟,可靠性越来越高,企业都会通过优化库存水平来提升竞争力。但这一轮疫情管控,却恰恰对那些之前选择‘瘦身’的企业带来了较大的影响。因此接下来,选择“瘦身”的企业或许重新提高自己的库存量。”

企业需要提高自己的“安全库存”


UPW 则认为加快数字化是应对危机的有效途径。国内物流行业的至暗时刻已经过去,经此一役,国内物流业将更快地步入转型升级的新阶段。“物流行业作为国民经济的动脉系统,它链接经济的各个部门并使之成为有机的整体。疫情期间,数字化转型以某种方式影响着我们的工作和生活,甚至是企业的发展方向。所以我们会继续坚持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不仅是将任务和工具转移到数字化世界的过程,而且是为了获得新的能力而彻底改造业务流程和客户体验的过程。这种新格式的便利性可以与新的经营方式相匹配,如线下的活动转为线上推广、电子化产品的推出、线上新品发布和动态及时更新以及保持一定的市场线上活跃度等。”

极具韧性和灵活性的中国时尚供应链企业很快适应常态化的疫情防控,其所带来的短暂影响也终将过去。目前这些企业在物流运输上面燃眉之急虽然还无法一蹴而就完全恢复常态,但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对于未来虽然无法太过乐观的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些用来应对疫情突发状况的权宜之计将可能成为行业永久性的转变,这其中就包括更加灵活的调整策略和更加耐心的等待。

 

相关服务

我们的客户